线上开学第一课:把疫情当教科书

热点专题 浏览(1888)

7: 30,北京化工大学昌平校区响起了响亮而孤独的脚步声。没有国旗警卫,也没有观众。升旗和升旗仪式由提前返回工作岗位的辅导员葛景阳完成。2月17日,来自世界各地的北化学生通过网络直播观看了

网络学期的第一课:把疫情当作教科书

光明日报记者金倩儿

2月17日,本该是寒假后师生再次见面的日子。新发肺炎的突然爆发使得老师和学生们远远地相遇了。

在这一天,一些中小学迎来了前所未有的第一堂“在线学习”课。

隔空相见,开云教室

7.30。在北京化工大学昌平校区,喧闹而寂寞的脚步声出现在寂静的校园里,由远而近逐渐清晰。没有旗手,也没有学生观众。升旗和升旗仪式是由生活学院的辅导员葛景阳主持的。葛景阳提前返回工作岗位,是2010级国旗警卫队的一员,已经退休六年了。

北京化工大学升旗仪式网络广播视频截图。北京化工大学的地图在互联网上直播,汇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那时,他们是升旗仪式的旗手。

"大家好!特殊时期,特殊成长。欢迎来到……”屏幕对面,北京师范大学实验中学教育组的学生,他们住在家里,仍然能感受到老师们的热情鼓励和谆谆教诲。

面对着屏幕上的国旗,唱着国歌,庄严的敬礼,专注的眼神,一种无法用语言表达的强大力量,乐观和确定深深扎根于孩子们的心中。

在特殊的流行病时期,教育能做什么?

在对学生需求和社会热点进行广泛研究的基础上,北京的商学院开设了10堂网络战争“流行病”课。通过对教育主要功能的探讨,将其浓缩为10个主题:信仰教育、生命教育、科学教育、公共道德教育、法治教育、健康教育、责任教育、感恩教育、劳动教育和媒介素养教育。

"这节课很特别,是本课程思想政治理论的一部分。我们要教育学生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培养学生不屈不挠、不慌不忙的奋斗精神,培养学生与祖国一起奋进、真诚关爱、面向世界的家庭和国家情怀。北京商学院党委书记程斌说。

课堂的方式已经从“面对面”变成了“关键对关键”

流行病已经改变了学习的方式,但它不能阻止成长的步伐。

在这个特殊的时期,课堂方式从“面对面”变成了“关键对关键”。学生之间的交流已经从“离线”变成了“在线”。教师以“生命卫士”的专业职责和奉献精神,在延长学期期间科学有序地组织学生的日常学习、生活和健康。

一场流行病给我们所有人的生活上了一课。

"关注现实,把中国融入世界,把实践融入学习。今天你视世界为教科书,明天社会可能视你为教科书。如果你今天把疫情当作教科书,明天人类的灾难就会少得多!”北京第五中学教育集团总裁张斌平告诉学生,学校延期了。

"它让我们真正意识到生活是最好的教室。在这个班里,有国家大事,家庭大事,世界大事,社会状况,人们的感受,世界上的真实感受,你,我和我们所有人。我真的希望通过这场流行病,学生们能够有更多的思考和成长,我也希望你们所有人在2020年都有更多的勇气和力量。”学校延期开学,北京166中学和北京166中学附属胡同小学的校长王雷通过互联网给学生们发了信。

实验中学空中校园网上学校开通“教师对话”链接。政治老师何向学生讲了“科学精神”,即实事求是,坚持科学精神;求真务实应全面客观,因材施教

云课程使学生能够专注于思考他们的国家和社会。北师大实验中学高二(16)学生石(音译)建议所有的实验学生要明确自己的责任,在面对危机时要富有同情心和正直。我们应该增强勇敢承担重任的能力,用知识充实自己。你应该诚实正直,做一个有良心的人。

了解生活的真相?理解生命的价值“停课不停学”,不仅是知识的“学”,还有生命与健康的“学”,公共安全的“学”,心理健康的“学”,责任的“学”,这些都是学习促进的各个方面,如爱好、拓展研究、理解生活等。

在非常时期和特殊背景下,“推迟开学,不停学习”注重引导学生形成科学的生活方式,掌握大胆探索、深入学习的学习方法,通过读经提高文化素质,加强体育锻炼,强化身体素质,直面疫情传承民族精神.京史学派建构了一个以“吴波”为取向的课程框架,让学生在阐释、博学和自然历史的过程中认识到生命的真实和价值。

呆在家里,阅读和写作是学习首诗、日记和散文的最佳方式,记录学生在这个特殊时期对社会和世界、人类和自然的关注,记录他们对个人、家庭和国家血脉之间联系的理解.

"邻居的平头叔叔走了,穿白衣服的同学的妈妈走了,给我针的姐姐也走了.都说他们是最美丽的逆行者。我想他们都是春天的使者,会把春天带回来的。”重庆谢家湾小学学生凌的诗,让人感受到无限的情感。

在“网络课堂的浪潮”中,中山大学中文系鼓励本科生和研究生在家阅读和写作,这让它与众不同。

为了抓紧宝贵的学习时间,中山大学中文系向学生提出了三点学习建议:提前调整写作学习计划,完成“大一作文”、“大二书评”、“大三论文”和“大四毕业论文”;重点实施“中山大学中文系推荐阅读书目”。

CUHK中文系系主任彭玉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考虑不开设在线课程是为了遵循人文学科的特点,让学生在这个特殊的时间里自己阅读和思考,“与以前的课堂教学相比,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我理想中的‘停课和不间断学习’对焦虑的父母来说不是一种安慰,也不是填补特殊的空白期,也不是‘课堂内容’到‘在线教学’的简单复制。相反,它是为了让这种流行病成为学生的一个大教室,让一代人能够在危机的现实中学习、思考和记忆。如果你不停止学习,你应该跟随这个国家,这个社会和这些含泪的人在一起。你的脉搏会一起跳动,你的思维会保持同步,你的情感会产生共鸣。”不久前,《中国青年报》曹林在公开号码“曹林的政治观察”中表达了这一点。

《光明日报》(2020年2月18日?版本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