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诉Corellium,苹果从iPhone越狱中受益了吗

热点专题 浏览(1696)

对于今天的许多用户来说,越狱或ROOT这个词可能已经被遗忘在记忆的角落里了。随着iOS和安卓系统的逐步完善、苹果对破解团队的严格保护以及谷歌对系统权限的逐步收紧,基本的越狱系统也在逐年萎缩,而知名的越狱团队和大神也已经退休并消失了。

然而,苹果公司似乎还没有准备好放弃已经处于悬崖边缘的越狱。2019年8月,苹果公司在美国南佛罗里达地方法院对一家为安全研究人员提供iOS模拟器框架的公司Corelliam提起诉讼,称其侵犯了该公司拥有的几项软件版权,并在12月以违反《数字千禧年版权法案》添加了Corelliam。苹果的律师在起诉书中表示,“这场诉讼的目的不是为了阻碍真正的安全研究,而是为了阻止科瑞雷姆的有价值的版权作品被非法商业化。”

Corellium则认为,苹果公司在提出侵权指控前鼓励其继续开发相关技术,并被批准参与一项只有受邀人才可以参与的安全奖励计划。从这个角度来看,苹果似乎在指责科雷利亚姆冷酷无情,杀害驴子?

事实上,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让我们先看看为什么科雷利亚姆是唯一一个为发生了这么多年的iOS越狱树立榜样的人。需要明确的是,在此之前的许多年里,苹果对越狱团队一直相对友好。苹果公司已经招募了包括乔纳森兹扎尔斯基和越狱黑客在内的iOS越狱社区的许多高级人物成为工程师。此外,2016年,苹果高管会见了来自越狱圈的着名团队和人物,包括越狱黑客、盘古、斯特凡埃塞尔等。在库比蒂诺的前总部。

在我们看来,苹果和越狱团队的关系就像猫和老鼠。当黑客发现iOS系统中的漏洞并以此为基础制作越狱工具时,苹果将首先修复它们。然而,就像《猫和老鼠》中的场景一样,双方也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

在这种情况下,科里利亚姆似乎没有理由被单独挑出来。然而,我们从苹果的声明中发现了一些线索。给出的理由是Corelliam违反了iOS、iTunes或其他用户界面技术,并复制了相关代码、图形用户界面、图表等的所有细节。起诉是为了阻止科雷利亚姆有价值的版权作品被苹果非法商业化。

从苹果公司向网络安全研究人员提供高达100万美元奖金以鼓励他们寻找相关缺陷的策略来看,很明显,在苹果公司看来,科雷利亚姆寻找漏洞并不是善意的。就连一些外国媒体也推测,苹果发现了证据,证明科雷利亚姆在发现iOS和iPhone本身存在漏洞后没有向苹果报告,而是将其出售给了第三方。

根据人性,恋人们很难保持对工作的热情,因为当爱好变成工作时,它们显然不是自己的兴趣,来自外界的各种需求也不会留下什么兴趣。因此,相当大一部分最初的越狱软件开发者确实有极客的身份。然而,在外界的期待下,越狱成了一种责任,这种情况发生了变化。一些人选择辞职,而另一些人把辞职变成了一种获得报酬的方式。

看看这些年来越狱圈子里的恩怨和纠葛,“兴趣”这个词无疑是关键词。即使是仍在iPhone越狱前线战斗的团队也很难找到一个用爱来发电的例子。科雷利亚无疑是希望从这种行为中得到一点好处的典型例子。多年来,Corellium的原罪可能是制造真正的iOS虚拟机Corellium虚拟机管理程序并将其商业化。根据科雷利亚姆的介绍,这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个可以在云或现场部署的ARM设备上提供iOS、Android和Linux虚拟化的平台。

支持该虚拟机上从iPhone 6到iPhone X的所有iPhone,完全支持iOS10-12,可以设置iOS内核启动选项(类似于macOS),也可以设置自定义内核或内核补丁,可以选择不安装apfs快照,而是重新安装根目录文件系统,甚至可以重置设备id或芯片id(在某种程度上相当于伪造新设备的能力)。

一言以蔽之,科雷利亚姆的虚拟机在功能上有点太强大了,所以它让苹果反感是可以理解的。此外,在为ARM设计Corellium虚拟机管理程序时,Corelliam并没有回避怀疑。它的虚拟机的用户界面几乎和苹果的iPhone X一模一样,这显然是苹果抓住的手柄之一。

如果仅仅从这个角度来看,苹果起诉科雷利亚姆没有错。毕竟,即使从普通消费者的角度来看,这种行为也是不合适的。使用苹果知识产权的产品已经商业化,这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然而,从整体环境和苹果公司对科雷利亚姆的起诉本身来看,对于目前备受煎熬的越狱圈来说,确实有一种“从头杀驴”的感觉

从过去的历史来看,苹果的确从越狱软件中吸取了教训。早期的iPhone使用起来有多困难?据推测,iPhone 4和之前的用户有很多话要说,越狱软件提供的珍贵功能,如第三方输入法、黑暗模式、控制中心和上下文菜单,最终被吸收到了iOS中。因此,显然不可能说苹果没有从越狱中获益。

因此,从苹果公司解决科雷利亚姆事件的诉讼来看,它对不断下降的越狱事件本身没有任何意见,而且利用系统漏洞并将其提交给自己也是令人鼓舞的。然而,对于科雷利亚姆这个“走出世界”的典型案例来说,有必要“伤害凶手”。

[本文中的图片来自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