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学生借款数万后失联十多天 警方调查:去了天津

国内新闻 浏览(885)

-谭成云一家住在屯昌新兴镇春坡村。一年前,她21岁的女儿小玲就读于海南经贸职业技术学院统计学专业,成为村里为数不多的大学生之一。不仅如此,她的女儿聪明又懂事。今年暑假结束后,她还主动留在海口打工,以赚取学费。然而,就在每个人都对小玲的成长感到自豪和高兴的时候,半个多月前,当她的女儿突然失去了她的联赛冠军时,这个家庭崩溃了。

-8月5日上午,当记者到达谭承云的家时,他的妻子正坐在床头。她的悲伤难以抑制。家人说他们发现小玲的联赛失利是在上个月19日,已经有十多天没有收到消息了。谭承云说,他最后一次见到小玲是在今年5月12日,当时她还在上学,突然回家向他要了2万元。对于这个以务农为生的小家庭来说,2万元不是一笔小数目,但谭承云咬紧牙关,从各方面借钱来帮助女儿的未来。然而,从那以后,她的女儿多次打电话回家,每次都是要钱。

-谭承云说,在过去的两个多月里,她的女儿已经要求了五次,总计近3万元。然而,就在她女儿7月16日最后一次向她要钱之后,她的手机关机了,微信也没有回复。之后,他担心女儿的事故。谭承云也在第一时间找到了学校,并被他收到的信息震惊了。

-学校和同学明确表示,他们没有在马来西亚学习的计划,小玲也没有买电脑。相反,她出于各种原因向同学借钱。那么,为什么小玲借了这么多钱,欺骗了她的家人呢?小玲输了联赛后,谭承云还在她管辖的大学派出所报警。警方调查的反馈使谭承云陷入恐慌。

-小玲去了天津。这个消息让她的家人很恐慌。家人说小玲以前从未出过岛。她这次借了这么多钱后在做什么?她为什么不告诉她的家人真相?采访当天,小玲的班长任向记者提供了小玲在班上的最后一次聊天记录。小玲的最后一句话是我麻木了。

-小玲的班主任说,小玲在失去联赛冠军之前,在桂林的一家外国小镇的足疗店当收银员。7月14日,也就是小玲去天津的前两天,他经常在小组里说我麻木了,说工作更辛苦了。采访当天,记者还找到了足疗店。据前台工作人员介绍,7月13日,通过一位朋友的介绍,小玲来到这里做收银员。第二天她可以去上班了,小玲向她借钱。

-之后,她上班不到四天,也就是7月16日,小玲说她要去参加三亚合唱比赛,然后辞职。所以,小?岜嘣旎蜒裕蚝芏嗳私枨K降鬃隽耸裁矗裁慈ヌ旖颍啃×岬氖矣阉担率瞪希×嵋丫嫠咚呛眉复喂赜谡舛问奔淙ヌ旖虻氖虑椤?

-小玲的室友说小玲性格内向,和她的同学联系不多。在此期间,小玲可能交了男朋友,经常在晚上打电话,但他们都没有见过小玲的男朋友。记者从小玲的qq空间相册中发现,小玲从5月到6月经常上传一张男人的照片。一位名叫“老公”的网友称赞小玲的空间,他的照片和那个男人的照片一样。记者试图通过qq将他添加为好友,但没有回应。该男子的言论称,他今年26岁,所在单位是庆应贸易有限公司。记者还通过全国企业信息查询发现,庆应贸易有限公司已在全国多个城市注册,但天津没有合格的企业。那么,这个男人会成为小玲公开的男朋友吗?他和小玲的损失有什么关系吗?

-小玲的房子很破旧。这三座瓦房是这所房子的全部。受损的墙上挂满了小玲童年的证书。谭承云说,她的家庭依靠她和她的妻子以务农为生。小玲每年数万元的大学学费中有一部分是从亲戚那里借来的。他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