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万人城市落户无门槛,功夫更在“放开后”

国际新闻 浏览(681)

最近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稳定就业总量,国务院也于12月24日发布了26项稳定就业的措施。放宽居留限制是实施就业优先政策的要点,这有助于稳定就业岗位,挖掘就业和创业潜力。

事实上,在户籍制度改革之前的中西部城镇,随着经济发展的加速,可能会出现一波农民工返乡潮。有数据可以证明这一点:国家卫生与安全委员会发布的《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显示,在当前大城市政策收紧的情况下,人口流动正在回归。流动人口减少集中在45岁以上人口,占2017年2.45亿流动人口的22.8%。根据对返回人口的调查,返回人口主要是40-50岁和20-30岁。70%以上的返乡人口不会再外出。

毫无疑问,老龄化社会的到来和劳动力的短缺正在推动城市户籍制度的开放。近年来,海口、广州、大连、常州、Xi、安宁等城市出台了新政策放宽定居条件。然而,这两个办事处发行的《意见》可能成为进一步刺激城市间竞争和吸引政策的催化剂。

功夫,即使在“自由化”之后

值得注意的是,放宽居住限制是容易的,但要提高城市的综合服务能力并不容易。城市化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各地各部门的密切联系与合作。“像木桶一样,每个方面都是木板。一旦某个方面有短腿,就会有“短板效应”。

也就是说,户籍自由化只是第一步。关键是要着眼于为人才和劳动力提供的发展机遇和增长空间,以及产业集聚、经济和商业环境的改善和公共服务水平的提高。

不用说,目前普通城市对人才的吸引力明显不足,而特大城市和特大城市更愿意加入,因为它们有更好的公共服务、更高的高等教育比例和更多的就业机会。

因此,全面解除限制是“充满诚意的”,也要求相应的地方政府具备综合实力和发展潜力。对于人才缺口大、需要更多人进入的三线、四线城市来说,如何提高聚落的吸引力,保证城市建设的可持续发展,是未来一个艰巨的挑战。

发送账簿很容易,但要让它们成为真正的城市居民却不容易。这涉及大量的制度和制度创新,以及房地产市场的资本投资和监管,只有在这些基本要素的支持下才能实现。只有在着陆工作、着陆政策而不是发射房屋的基础上,它才能实现。

另一方面,融入城市也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无论是从农民到市民,还是从陌生人到当地人,我们都无法回避文化冲突和重建的问题。

在这方面,可以探索促进社会建设、提高公众参与治理水平的途径,让流动人口有更多的参与感、亲和力和主人翁感,从而消除差距。为了更好地满足“新公民”,一方面要打破户籍附带的一系列福利,实现公共服务均等化。另一方面,有必要建立新市民的身份认同和城市文化归属感。

来源:新京报编辑:龚韩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免费人成电影|成人午夜视频|成人AV免费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