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徐小平、李笑来出新东方记

国际新闻 浏览(1020)

据沈翔报道,俞洪敏最近“动了刀”和“新东方在线”。公司几个部门的最高领导人要么离职,要么被剥夺权力。

高层变动在企业中很常见,但恐怕这对新东方网来说不是好消息,新东方网刚刚上市三个多月,还没有销售禁令。

余洪敏砍伤自己,向别人挥棒。

洪敏是一个充满知识、擅长诗歌和逻辑的人。他看起来很温和,但骨子里却很邪恶。

十几岁时,他是生产团队插秧的专家。他在北京大学教书期间,出于对生活条件的不满,他走出来创办了自己的企业。后来,他与许小平、罗永好和李笑来作战,批评英美烟草、多多等互联网巨头缺乏价值观,从未见过俞洪敏的忠告。

洪敏这次是救了自己还是伤害了别人?虽然目前还无法得出最终结论,但这可能会再次引发逃离新东方的浪潮。

最后一波离家出走是在新东方2006年上市后。罗永好、许小平、李锋、李笑来、陈向东等人独自飞行,并开始了自己的业务。

不同的是新东方在那些日子里处于权力的顶峰,在世界上没有对手。现在新东方日益衰落,一些大亨阻止了它,一些新玩家追逐它。

辉煌如新东方,奋斗如新东方,罗永好和他们的团队多少享受了这种冰与火的体验。

One

如何让一个人努力去做自己不想做甚至不想做的事情?

答案可能是一年一百万,至少对当时的罗永好和李笑来来说是这样。

'什么?你的头被门卡住了。我一生中最讨厌两件事:一件是英语,另一件是教师。“你想让我现在成为一名英语老师,你想让我去自贡吗?”

加入新东方之前,罗永好最头疼的事情就是口袋没钱,要当老师,尤其是英语老师。因此,当他的一个朋友把他介绍给新东方当老师时,他的暴躁脾气立刻爆发出来,只是举起他的手,向他的朋友抛出一句话:“你见过有沙袋的大拳头吗?”

但是当我听说年薪有一百万时,罗永好的态度又变了360度。他的怒容消失了,他的眼睛闪闪发光:只要我挣一百万年薪,不管我做什么,我都可以考虑一下。

没有猫不吃鱼。虽然它来自内心,但它必须表现出不情愿。这叫做境界,别人学不到。

后来,余洪敏只告诉你,当他第一次看到罗永好的万字求职信时,他认为这个男孩是个天才。但我没有告诉你,罗永好为了加入新东方,为了坚持惩罚逻辑几个月,还活着吞下了几十本“鸡汤”书。当他打嗝时,他感到恶心。

与罗永好相比,李笑来对“吃鱼”的态度更加明确。

'当每天记忆单词都要失败时,我想如果我将来每年赚一百万美元,我现在记忆的两万个单词中的一个就值50美元。

一位投资界的大人物曾经评论过李笑来,说他是一个非常聪明和有远见的人,天生就有一种疯狂的冒险精神。他熟悉人性和世俗智慧,当他变得理性时,他的头皮会感到毛骨悚然和恐惧。

十几岁时,李笑来是学校里典型的年轻“歹徒”,喜欢整天和社会上的年轻人打架和“勾结”。

当李笑来的一个朋友被刺死,一个着名的黑帮头目被击中背部时,隐藏在他心中的成为商场英雄的梦想破灭了。他开始认真思考如何学习,最后进入大学,逃离了错误的地方。

如果从高考和记忆单词两个事件中看不到李笑来的理性,那么他对曾经发生在他身上的车祸的处理就能充分体现出来。

根据《我所认识的李笑来》,有一次,当李笑来开着他的保时捷离开高速公路时,突然被一辆后面的车撞上,迫使它上路。

'我没想过,但这都是保险。我不需要他来补偿,只要等保险公司来就行了。然而,造成事故的车主下了车,先敲了敲他的玻璃。李笑来摇了摇窗玻璃后,对方狂骂了他一顿,把责任推到了一边。

李小龙

在理解了对方的要求后,李笑来慢慢地摇起车窗,不理他们。每隔一段时间,另一方就会过来喊着敲窗户。他假装没看见,继续在车里玩手机。到了第四次,对方显然已经筋疲力尽,放松了。

这时,李笑来摇下车窗,凝视着对方,说道:“兄弟,你想想,我说了半个小时了吗?”?我有没有跟你提过“钱”这个词?我说过要你付钱吗?都是你跳的,你为什么不想想为什么?“你想过吗,”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对方措手不及。看到对方有点不知所措,李笑来突然提高了声音:“你还有五分钟,只有五分钟。”。仔细想想,回去和老子谈谈!记住,你只有一次机会,好好想想,然后告诉我。出去!”

在整个过程中,李笑来始终不让对方看到他在想什么。相反,他只用了半个小时的沉默和两句话就成功地让对方妥协并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当一个疯子遇见一个疯子时,笑到最后的人通常是更疯狂的人。如果疯狂冒险精神和近乎可怕理性的两个极端都集中在一个人身上。这个人不是魔鬼就是上帝。

后来,李笑来做了这一切。

2

2006年,罗永好与俞洪敏闹翻,离开新东方独自工作,留下一句话:“俞洪敏是我一生中见过的最没有原则的人之一。

在他看来,新东方创造了一个理想主义者创业的良好形象,但它实际上是一个100%纯粹的商业组织,这不符合他自己的想法。

余洪敏这样评价罗永好:“如果你是一个商人,纯粹是为了钱,大到足以赚钱当然没什么错,但是在理想主义的外衣下总是把自己描绘成高贵纯洁是太虚伪了。”。“我非常讨厌虚伪,”

以前互相欣赏的师傅和徒弟在疏远时形影不离。

后来,事实证明余洪敏这句话并不完全正确。罗永好并没有正式或假惺惺地披上理想主义的外衣,但理想主义已经渗透到骨髓,渗透到各种大小的毛细血管。

罗永好离开的同一年,新东方的创始人之一许小平也离开了董事会,开始了他的个人投资生涯。2011年成立皇家基金后,他的投资生涯也走上了正轨。

许小平,一个传统的知识分子,有一张好脸,一只柔软的耳朵和一颗固执的心。

2013年,易图科技的两位创始人去许小平讨论融资问题。这是在中国人工智能的高调崛起。这个行业充满了口号和梦想。

听了大约20分钟的自我介绍后,许小平被感动了,可能明白易图想做什么,于是他拍了拍大腿,开心地说:“我要钱。”。但是另一边问,“我们为什么要你的钱?”

双方就最后一个问题又谈了八个小时,最后才达成合作。今天,易图的两位创始人似乎应该在做好准备之前就发现许小平的性格:如果你想要面子,在给你足够的面子之前,我会努力去得到并增加更多的神秘感。

许小平曾公开说过,企业家最重要的是他们愚弄别人的能力。我是新东方的“大傻瓜”。我想,如果有人能愚弄我,他一定是一个伟大的人,所以这取决于他能否用他的创业热情和故事打动我。

能够愚弄一直是新东方在战场上唯一的法宝,也是人类的核心竞争力之一。许小平这么说难道不是对你自身能力的一种恭维吗?

虽然许小平像大多数新东方人一样固执地保持着理想主义,总是谈论逻辑和感情,但他和罗永好、李笑来等人最大的不同在于他对让步、时机和合作共赢的理解。

许小平和余洪敏曾经是北京大学的同事和直接领导。在2001年两人之间的“内讧”中,俞洪敏强迫股东从另一个团队中选择一个。最后,股东们摊牌了,许小平输了。

如果你要根据罗永好和李笑来的气质与洪敏生死搏斗。但是许小平没有,洪敏的胜利也不是没有妥协的。至于为什么妥协

友谊永远不会战胜利益,许小平没有想到这句失败后的哀诉会成为人生中的一句金玉良言,他也从未输掉这场斗争。在

3

在许小平创立皇家基金的那一年,李笑来的事业也迎来了“第二个春天”。他对比特币上瘾了。

真正吸引李笑来的是虚拟货币对美元的汇率首次突破了1: 1的比率。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信息,而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同年,在李笑来用新东方美国股票账户的钱购买了第一批2100枚比特币后,它变得疯狂起来。他继续在多头熊市中建立头寸,开设专栏,公布数字,出售书籍和销售方法来积累流量。熊市之后,他声称拥有6位数的比特币,几年后他成为“中国最富有的比特币”。

多年来,货币圈的起起落落和内幕早已被主要媒体撕成碎片,包括内讧、割韭菜、幕后恶作剧以及不顾形象的撕扯和强迫.

可以说,没有一个行业如此引人注目,以至于许多人疯狂地崇拜神,而许多人则绝望地想失去生命。尽管货币圈去年经历了一次“大逃亡”,但仍有无数人对此着迷。

没有人会否认李笑来在中国“发展”比特币市场方面处于领先地位。许多大金融界已经公开谈论过这个问题。他们早期涉足这个行业或多或少受到了李笑来的教育。

《我所认识的李笑来》客观评价了李笑来的文章:他熟悉人性,无所畏惧,善于操纵他人的情绪,能够说服他人在最短的时间内激发他人的欲望。

但问题是他唤起了人群心中的渴望。他需要利用这种渴望来改变世界,为自己赢得一张通向未来的门票。然而,他忽略了人口基数越大,这种欲望爆发产生的力量就越大,这种力量越大,就越有可能超出他的控制。

尽管货币圈行业如此引人注目,但在货币圈退潮后,李笑来周围有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李笑来,你这个骗子;谢谢你,李先生。

'这枚硬币戒指里全是白痴。“成功就是愚弄愚蠢的X”,“正是出于礼貌,人们才不会在公共场合说脏话。我一直知道我是个傻瓜。

一个无情到可以骂祖母家的人可以解释李笑来骂别人时意识到的各种猥亵行为。骂别人是应该的,骂自己并不难过。

许多人说李笑来是那种能把事情做得最好的人,但他自己不这么认为。

在李笑来看来,真正有能力“把事情做好”的应该是李锋,他有能力看穿那些在我眼里不明显的利益,然后总是能创造更多相对双赢的局面。“圈子”里的每个人都知道李锋反应迅速,善于表达自己。他总是能在合适的时间使用合适的语言或给出一些例子来很好地谈论投资,尤其是他想参与或看不见的项目。

李锋为新东方工作了八年,几乎成了俞洪敏事业的接班人。2007年,他自愿放弃了他即将获得的大部分选择,离开新东方去做一个叫做二手的项目。几轮之后,他加入了IDG,一家一线投资机构。

IDG投资了腾讯、百度、携程等一线互联网巨头,并长期闻名。在这样一个以成就来评判英雄的投资体系中,晋升并不容易。李锋很快成为了一名具有卓越商业能力的IDG合作伙伴。

作为投资领域最具侵略性的‘年轻英雄’的代表,李锋在IDG期间的确有着良好的记录,并亲自投资了一些明星项目,如B站、三只松鼠和流利的英语。

2015年8月,李锋刚从IDG开始创业,成立丰瑞资本,遇到不少麻烦。在此之前,李锋收到了圈内一些朋友的10亿元投资承诺。然而,当需要弹药时,恰好与两轮股市崩盘同时发生。投资者注入的资本一个接一个缩水,最终只有7亿人得到了。

到年底,缺钱的尴尬显而易见。几个被投资企业的创始人找到李锋,说:“我们付不起工资,所以快点付款,否则我们真的要开顶了

在那个时候,我不知道筹款是否会顺利进行,会有什么风险。我只想先把钱给企业家。李锋后来回忆说,在那段时间里,他和他的团队遭受了无数次痛苦和绝望,都瘦了10多公斤。

boss

和李锋一样,陈向东在那段时间也很痛苦。

2013年,得知英美烟草三家公司相继推出教育平台的消息后,余洪敏表示,虽然他知道这是商业竞争的本质,但这三家公司的创始人都是我的朋友,但他们毫不犹豫地冲进了我的领域。它们不是真的,也没有和我讨论过。

当然,还有新东方前首席执行官陈向东,他也是俞洪敏的第二大亲信。

‘我对你这么好,为什么要离开?’陈向东离开时,余洪敏曾问他这样一个问题。

陈向东回答得很好,说他被自己的梦想所驱使,半年后于2014年6月转过身来,建立了一个在线教育平台“向谁学习”。

你从谁那里知道这三个字的字面意思,你可以理解陈向东是在向前老板余洪敏致敬,你也可以理解他在推广和营销他的教育平台:找到我。

在创业之初,创建一个好品牌或喊一句好口号并不需要很高的要求,只要它容易理解,一目了然。这就像打土豪、分田一样。陈向东已经成功迈出了第一步。

在向谁学习两个月后,他获得了价值6000万美元的启富资本天使投资。次年3月,收到高蓉资本、祈福资本和金浦工业投资基金共同投资的5000万美元的一轮融资,估计价值2.5亿美元。

品牌、口号和金钱,但向谁学习却陷入了模式困境。

在获得大量资金后,为了迎合那些年O2O的趋势,陈向东大胆地将学习谁定义为“O2O找一个好老师来学习和服务电子商务平台”。它的初衷是去中心化,绕过传统的教育和培训机构,直接把父母和学生与好老师联系起来。

滴滴和美团开始从在线走向离线。在疯狂烧钱以获得大部分市场份额后,他们考虑如何实现自己的业务。然而,这条路似乎可行,但不适合教育行业,因为它的特殊性注定,如果商业模式从一开始就不赚钱,将来可能永远也不会赚钱。

当罗永好发现李锋是手机信使时,李锋还在IDG工作。迄今为止,他们谈话的两个版本广为流传。

'我们愿意为你创业提供数千万美元。但只有手机,我想作为朋友告诉你,这并不容易。李锋的第一版直接拒绝了罗永好,不是你,而是跟踪。

第二个版本是,虽然李锋在美元计划出台时并没有被直接拒绝,但却被泼了冷水:“最多将使用1000万元人民币。罗永好对李锋说,那IDG为什么给小米几千万美元?李锋笑着回答,雷军自己投入了几千万。你放了多少?罗永好没有钱暂时停止说话,再也无法继续下去了.

不管哪个版本是对的,哪个版本是错的,至少可以证明李锋能够看穿一切。直到那时,唐嫣才前来救援,担任消防队长,并给罗永好900万块消防食品。

李锋曾经一针见血地谈到罗永好的优缺点:他总是认为有些价值观可以得到公平公正的评判,他总是试图与众不同。当一个人揭示自己的原则、目标或目的时,无论它代表的是事实还是立场,都没有出路。

这些年来,罗永好一个接一个地离开了同事,最终失去了手中的王冠。

虽然他并没有真正享受到巅峰的荣耀,但他仍然在这条拥挤而艰难的创业道路上赢得了自己的尊严:最多,他只是在新闻发布会上哭了一场,从来没有公开提及后悔。

今年,罗永好在网上和媒体上受到的辱骂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有些人甚至把他和李笑来放在一起,称他为“大骗子”

但当他看到罗永好时,他知道自己的担心完全没有必要。罗永好不仅没有自杀念头的迹象,而且他也对当前的项目充满信心:是的,那些指责罗永好暴露真实面目的人是对的。他渴望快速赚钱。

Wu

也许,罗永好心里已经知道,在胜败的逻辑理论下,拥有这样的舆论是完全正常的。

用黄张金的话说:“几个月前,罗永好坚信自己肩负着改变世界的特殊使命。现在,世界称他为骗子和懦夫。他什么也没说。他可能不仅辞职了,还希望每个人都逐渐忘记他来减缓抢劫的速度。

最近,《人物》杂志上的一篇10000字长的文章《罗永浩 锤下那个理想主义者》重访了许多过去的链球技术事件,其内容基本上得到罗永好本人的认可。读完这篇文章,我相信很多人都有深刻的感受:锤子的成功是罗永好,但失败是罗永好。

理想主义的美丽让罗永好成为聚光灯下的焦点,同时也让铁锤手机走向了崩溃的深渊。

哈默科技早期,许多员工在罗永好理想主义的强烈鼓舞下加入进来。例如,哈默科技0001的前员工、现在Fluflow电子烟的创始人朱小木放弃了在美国的建筑师职业,追随罗永好:他想创业,卖尿布,我也卖尿布。

罗永好对好产品的痴迷和对控制好产品的渴望远远超过其他人。从手机的外观设计到螺丝钉,他会亲自介入,直到达到他心中的要求才放弃,所以他经常错过时效性。

因此,在很大程度上,罗永好的手机生产不是在正确的时间和地点,也不是在人与人之间的和谐,而是在理想主义和商业化之间的转变。

看来理想主义,无论多么美丽,都无法抵挡商业铁血法则的冲击。活着是最重要的。

情况比人们好。罗永好现在变了。虽然它仍然装备着自己的霸者和反伤害和复活装甲,但估计我永远不会说:我想在这个公司改变世界,我永远也不想赚到你的臭钱。

罗永好身边的人说,现在他心里最痛苦的不是梦想的幻灭,英雄变成骗子,无耻的人变成缩头乌龟,而是多年来欠许多小供应商的债,所以他选择了电子烟电路来赚快钱。

他自信且判断力强。不管他做什么,他都有自己的原则。虽然他很骄傲,但他不想让别人认为他骄傲。这是罗永好。

'我打碎的不是冰箱,而是一个想法'尽管当时西门子冰箱被高调砸碎,罗永好还是让每一位同事签署了一份豁免协议,称所有法律后果由他自己承担,冰箱罗永好已经私下支付了费用。

'告诉钱晨两年后我会请他吃饭'哈默有一位老员工,他和罗永好关系密切。她认为钱晨真的帮助了罗永好的老师,并受了很多苦。她一直试图在罗永好和钱晨之间建立关系,并在他们之间传播消息。

腰仍然直,头发像钢针一样仍然黑,但额头上有许多皱纹。只有当你看到罗永好的脸时,你才会认为他是一个憔悴的胖子。

就像一朵在沙滩上翻滚的菊花。我知道它从哪里来,但我不知道它会被吹到哪里去。

Lu

许小平和李锋一直都是菊花。

哪里有‘血腥’的味道,资本就会堆积起来。在嗅觉上,许小平不如沈南鹏敏感。说到努力工作,许小平赶不上朱啸虎。

滴滴、美团、今天的头条和其他互联网新贵许小平没有抓住任何一个,但通过其独特的投资风格,它稳固地确立了自己在第二、第三和第四梯队的地位。它投资的公司包括在人工智能领域的聚美优品、嘉园、兰亭积石和易图。

在李锋的领导下,丰瑞资本在过去两年也取得了看似不错的成绩。

其投资领域主要集中在人工智能、芯片、新材料、医疗技术、金融和

一切都很好。陈向东现在也做得很好。

在网络教育飞速发展的年代,大亨和资本平台并不短缺。这似乎是一场繁荣,但实际上它正经历着商业模式的折磨。

虽然烧钱扩建围墙带来的巨大损失让所有员工都很痛苦,但他们都想咬牙坚持到最后一刻。没有人真正想过这种商业模式的可行性。

向谁学习也是痛苦的。许多负面消息,如破产、资本链断裂和裁员,经常在头顶盘旋。黑暗时刻过后,陈向东开始考虑如何改变他的生意。

整个2017年,陈向东关闭了自己,拒绝了所有外部活动的邀请。下半年,将向toB学习的五个部门将完全分离并独立运营,重点是ToC业务。

第二年,迟到的曙光终于降临,向谁学习,ToC的所有业务都实现了盈利。今年6月6日,陈向东身着西装,精神饱满,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敲响了关于谁该学会上市的钟声。现在,向谁学习的市场价值是27亿美元。

'一个人的生活就像一场游戏。有两件事特别重要。首先,一个人必须赢。第二,我们必须玩得开心。”陈向东说,他现在不那么焦虑了。

也是对的,因为不管是谁,只要最终结果是大赢家,玩得开心与否都不会焦虑。

最终

李笑来今天也变了,看起来很平静。

自今年5月以来,区块链市场不再无聊,有复苏迹象。为此,李笑来还在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了7份声明。理论上,没有办法推出硬币戒指。不适用于任何项目现场;将不参加任何与区块链有关的公开会议;天使不再投资任何领域.

没有人是不可战胜的。不管人们有多疯狂,他们都无法忍受无情岁月和公众舆论的洗礼。

回头看看罗永好、李笑来、许小平、李锋和陈向东,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都收到了俞洪敏的真传,都是优秀的球员,都擅长知识产权建设。他们获得优势的最大武器是口才、善于演讲和煽动情绪。

这样不管他们在哪个行业,他们都会发出很大的噪音,尤其引人注目。特殊的时代造就特殊的行业,特殊的行业造就一群特殊的人。

事实上,他们在商业上的成就与他们自己的名声有些不相称。他们与曾经是“小霸主”的“谷歌帮”的段永平、陈明永和沈伟、黄征、范姜和林斌相提并论,而且资历很高。

资料来源:银杏彩京王小楼